您的位置:章文莲律师网 > 成功案例 > > 正文

章文莲律师成功挽救巨大贩毒案主犯生命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6-06-27 17:07:23

章文莲律师成功辩护挽救了一名女巨大贩毒案的生命(死刑辩为无期徒刑)
 
【提要】2016年6月24日,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起巨大贩毒案,判决被告人刘春某无期徒刑,黄某无期徒刑,曾炳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尤金某有期徒刑十五年。
【基本案情】被告人黄某介绍河北省沧州市的同案人“陆哥”(未归案)向被告人刘春某、黄某购买甲基苯丙胺,被告人刘春某、黄某收到预付毒资后,向广州的同案人唐香某(另案处理)购买甲基苯丙胺,并托运到莆田贩卖给“陆哥”。
1、2014年8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刘春某黄某以每克60元的价格向唐香某购买甲基苯丙胺200克,并以每克85元的价格交由被告人曾炳某卖给“陆哥”。
2、2014年9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刘春某黄某以每克30元的价格向唐香某购买甲基苯丙胺1000克,经被告人曾炳某验收后,由被告人黄某雇佣被告人尤金某将上述甲基苯丙胺携带至河北省沧州市,并以每克60元的价格卖给“陆哥”。
3、2014年9月下旬的一天,被告人刘春某黄某以每克60元的价格向唐香某购买甲基苯丙胺300克,并以每克85元的价格交由被告人曾炳某卖给“陆哥”。
4、2014年11月上旬的一天,被告人刘春某黄某以每克60元的价格向唐香某购买甲基苯丙胺500克以后交由被告人曾炳某贩卖给“陆哥”。
5、2014年11月中旬的一天,被告人刘春某黄某以每克35元的价格向唐香某购买甲基苯丙胺2000克,经被告人曾炳某验收后,雇佣被告人尤金某将上述甲基苯丙胺携带至河北省沧州市,并以每克85元的价格卖给“陆哥”。
6、2014年12月2日下午,被告人尤金某指使同案人郑志某(另案处理)以每克150元价格贩卖给薛国钦甲基苯丙胺10.1克。
7、2014年12月15日,被告人刘春某黄某以每克35元的价格向唐香某购买甲基苯丙胺1000克后藏于其租住房内,准备以每克85元的价格卖给“陆哥”。2014年12月16日,侦查人员在被告人刘春某位于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石庭和平路“啊胖”便利店对面四楼的租房内抓获被告人刘春某黄某曾炳某,当场查获甲基苯丙胺1007.8克,并从被告人曾炳某身上查获甲基苯丙胺1.68克,从被告人曾炳某所驾驶的车牌号为辽刘春某39941丰田牌汽车内查获仿真五四手枪一把。同月19日,侦查人员在欧天时涵江区某酒店楼下抓获被告人尤金某。
据此,莆田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春某黄某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共计5007.8克,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曾炳某明知是毒品而居间介绍,贩卖甲基苯丙胺2001.68克,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曾炳某曾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个月,系毒品再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尤金某明知是毒品而运输共计3000克,贩卖10.1克,应当以贩卖、运输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辩护人成功辩护】
被告人刘春某辩护人:福建品义律师事务所 章文莲律师
辩护:
一、从我国现行法律关于贩卖毒品罪的规定以及本案相关证据来看,被告人刘春某已经涉嫌构成贩卖毒品犯罪,理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同时,鉴于被告人刘春某已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因此,本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春某涉嫌贩卖毒品罪没有异议。
二、关于量刑。
被告人刘春某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体现以下方面:
(一)被告人刘春某具有重大立功行为。
1、被告人刘春某提供线索并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黄某、曾炳某,属重大立功行为。证据如下:
①被告人刘春某2014年12月17日《讯问笔录》第7页第4-6行供述“两个都是莆田人,黄某是我情人,40几岁,炳泉年龄30几岁,他们两个昨天下午是我通过电话联系他们骗他们到我的住处后被你们一起抓获过来的”, 刘春某2014年12月18日《讯问笔录》第7页第3-5行作同样供述。②被告人曾炳某2014年12月17日《讯问笔录》第2页第20-21行供述“昨天我去涵江区江口石亭阿胖便利店对面四楼阿河的住处被你们公安民警抓获。”,被告人曾炳某2014年12月18日《讯问笔录》第1页第19-20行作同样供述。③被告人黄某2014年12月17日《讯问笔录》第3页第11-13行供述“昨天下午刘春某打电话给我说她租的位于涵江区石亭和平路‵阿胖′便利店对面四楼一出租房没有电了,我就回去看,结果我刚打开房间开的时候就被你们公安机关抓获了。”被告人黄某2014年12月18日《讯问笔录》第2页第8-9行有同样的供述。由此可见,被告人刘春某是通过电话联络将被告人黄某、曾炳某骗至其住所,以便公安机关当场将二人一起抓捕归案。
2、被告人刘春某曾向侦查机关提供唐香梅(另案处理)的具体地址、联系方式等信息,并辨认唐香梅。目前唐香梅是否已经归案请求法庭予以核实,因为他直接影响着被告人刘春某是否属于立功。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根据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分子有检举、揭发他人重大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动;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重大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 );对国家和社会有其他重大贡献等表现的,应当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被告人刘春某向公安机关提供被告人黄某、曾炳某的线索并协助司法机关将其二人抓获,符合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同时被告人黄某、曾炳某属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期的被告人,所以被告人刘春某属重大立功行为。另外,被告人刘春某的行为同时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关于认定被告人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构成立功问题的规定。纪要规定:共同犯罪中同案犯的基本情况,包括同案犯姓名、住址、体貌特征、联络方式等信息,属于被告人应当供述的范围。公安机关根据被告人供述抓获同案犯的,不应认定其有立功表现。但被告人在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过程中确实起到协助作用,例如:经被告人现场指认、辨认抓获了同案犯;被告人带领公安人员抓获了同案犯;被告人提供了不为有关机关掌握或者有关机关按照正常程序无法掌握的同案犯隐匿的线索,有关机关据此抓获了同案犯;被告人交代了与同案犯的联系方式,又按要求与对方联络,积极协助抓获了同案犯等,属于协助司法机关抓获同案犯,应认定为立功。具体到本案,被告人刘春某按照公安机关要求与被告人黄某、曾炳某取得联系并将二人骗至其住处并经过被告人刘春某的指认以便公安机关顺利抓获,因此,被告人刘春某应当认定为立功行为,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
(二)被告人刘春某不是主犯,在共同犯罪中不起主要作用,即使是主犯也是其中作用较小的主犯。体现以下方面:
1、被告人刘春某不是贩卖毒品的起意者,并未策划、纠集、组织、指使他人参与贩卖毒品
①被告人刘春某2014年12月17日《讯问笔录》第3页第5-7行“我的情人黄某的朋友曾炳某来到我和黄某位于和平路阿胖便利店4楼一出租房的住处,曾炳某问我和黄某有没有货(指冰毒),并说他有客户要一条(指1千克)”;第13-14行“过了一个礼拜左右,曾炳某又来到我和黄某住处找我们买毒品”;第21-23行“ 过了1个礼拜左右…并说现在东北那边的买家要质量好点的货500克”;第4页第4-5行“过了一个月左右,曾炳某又打电话给黄某要买冰毒”;第6页第5-6行“曾炳某就说要购买冰毒销往东北老家”。刘春某的其他《讯问笔录》作了类似供述。②被告人曾炳某2014年12月17日《讯问笔录》第3页第3-5行“老陈问我莆田有没有地方买冰毒,我通过一个叫乌龟的男子介绍认识了有卖冰的阿河”;第9行“老陈又说要一条货(指1000克冰毒)”;第4页第2-4行“过了两天左右,老陈打电话给我说他又要向阿河订500克”,被告人曾炳某其他《讯问笔录》作了同样供述。③公诉机关起诉书已经确认“被告人曾炳某曾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拘役三个月。可见,被告人曾炳某一直都由在贩卖毒品的事实,被告人刘春某参与贩卖毒品的起意者系曾炳某。
由此可见,被告人刘春某并不是贩卖毒品的起意者,恰恰相反是曾炳某找到刘春某要购买冰毒,此后刘春某均按照曾炳某及曾炳某的买家的要求和指使购进冰毒。
2、被告人刘春某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只负责按买家要求进货,并未参与销售等,相对而言社会危害性较小。
上述笔录进一步证实了被告人刘春某在犯罪过程中只负责进货,该事实也得到了被告人尤金某的证实,2014年12月19日尤金某《讯问笔录》第4页第1行“阿花负责进购冰毒,阿河负责销售,阿胖负责介绍牵线寻找买家。”,因此被告人刘春某不能算是主犯,即便是主犯也是作用较小的主犯,与携带枪支贩卖毒品,并系再犯的曾炳某相比较被告人刘春某的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小多了。
3、被告人曾炳某系主犯,并且系毒品再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
公诉机关起诉书中认定“被告人曾炳某曾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拘役三个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的规定,系毒品再犯,应当从重处罚。”
(三)本案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本案涉案毒品中含有麻古(麻古主要成分是冰毒,属苯丙胺类兴奋剂,其中含有甲基安非他命和咖啡因。),然本案所有鉴定结论并未对所有毒品进行定性、定量鉴定,而只对所有涉案毒品中的1000克冰毒进行定量鉴定,而本案涉案毒品却有5007.87克,再结合刘春某2014年12月17日《讯问笔录》第3页第第15行提到“我叫小唐质量差点的货拿一千克”;第21-22行“炳泉找到我和黄某说这次的1千克质量不行”。2014年12月17日曾炳某《讯问笔录》第3页第11行“老陈跟阿花和阿河说这次要的冰毒质量要差点,便宜点的”。由此可见,本案涉案毒品的毒品质量、含量参差不齐,然而公安机关只对所有涉案毒品中的1000克冰毒进行含量鉴定。同时,作为唯一一份含量鉴定的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却违法法定程序、适用依据错误作出公正难断的结论,该鉴定结论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法鉴定检验报告书却违法法定程序、适用依据错误体现如下:
(1)鉴定程序不合法,只进行定量鉴定。本案涉案毒品中含有麻古,所有鉴定机构却只进行定量鉴定而未进行定性鉴定。另外,除了福建警察学院司法鉴定中心闽警院司鉴中心【2015】毒检字第354号《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有纯度鉴定,其余均未进行纯度鉴定。
(2)鉴定依据错误。根据公安部的要求,对甲基苯丙胺进行定性定量鉴定应当适用《可疑毒品甲基苯丙胺的液相色谱、液相色谱-质谱检验方法》L曾炳某、L曾炳某-MS方法进行。而本案却适用《疑似毒品中甲基苯丙胺的气相色谱、高效液相色谱和气相色谱-质谱检验方法》,G曾炳某-MS、G曾炳某方法进行。该两种依据及检验方法的主要区别在于后者的稳定性要差,测试出来的结果不稳定。既然结果无法稳定,那么将它作为定案依据,显然作出的判决有失偏颇。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四、关于死刑案件的毒品含量鉴定问题:可能判处死刑的毒品犯罪案件,毒品鉴定结论中应有含量鉴定的结论。本案并没有严格按照该规定进行所有毒品含量鉴定,因此本案的鉴定结论不应作为定案依据。
(四)被告人刘春某具有其他酌定量刑情节
1、被告人刘春某具有以贩养吸情节。被告人刘春某早在广东打工期间已经学会了吸毒,自吸毒上瘾后她便欲罢不能,然而离异并养育一个女儿的她家庭经济并不富裕,被告人刘春某此次踏上贩卖毒品的不归路也源于她想赚点利润来购买毒品供自己吸食。
2、被告人刘春某系首犯、偶犯、初犯,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小。
3、刘春某归案后,自愿认罪,悔罪态度好,并且积极立功,协助公安机关将同案犯抓捕归案。
4、被告人刘春某并没有直接参与毒品的运输、贩卖等非法行为,只是按买家要求购进毒品,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相对来说较小。
三、建议对被告人刘春某不适用死刑。
鉴于被告人刘春某具有重大立功的情节,请求法庭对被告人刘春某不适用死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二、毒品犯罪的死刑适用问题。“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1)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对虽然已达到实际掌握的判处死刑的毒品数量标准,但是具有法定、酌定从宽处罚情节的被告人,可以不判处死刑”的规定,虽然被告人刘春某毒品数量已经达到死刑毒品数量标准,但是鉴于其有重大立功行为,请求法庭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对被告人刘春某量刑时,充分考虑犯罪情节、危害后果、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等因素,做到区别对待。
综上所述,被告人刘春某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请求法庭依法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刘春某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犯罪严重性,建议法庭给予其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法院审理与判决】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春某黄某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共计甲基苯丙胺5007.8克;被告人曾炳某明知是毒品而居间介绍,贩卖甲基苯丙胺共计2001.68克;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尤金某明知是毒品而运输共计甲基苯丙胺3000克、贩卖甲基苯丙胺10.1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在被告人曾炳某的介绍下,被告人刘春某积极联系上家唐香某购买毒品后和被告人黄某共同贩卖给“陆哥”,刘春某黄某二人还自行贩卖毒品给“陆哥”二起,期间被告人尤金某受雇佣运输毒品二次。被告人刘春某负责和上、下家商谈毒品交易的数量、价格,并具体实施购买毒品后转卖,作用积极、主动,系主犯;被告人黄某以与刘春某的关系共同实施贩卖行为,且指使尤金某运输毒品,系主犯,但作用相对次于刘春某;被告人曾炳某为“陆哥”向刘春某黄某购买毒品而居间介绍,系从犯,可予从轻处罚;被告人尤金某受雇佣运输毒品并获取报酬,对该部分以运输毒品定性。被告人刘春某的辩护人章文莲律师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相关辩护理由予以采纳。被告人曾炳某曾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个月,系毒品再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刘春某辩护人章文莲律师提出被告人刘春某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黄某曾炳某,具有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应予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综合各被告人的到案经过,刘春某协助侦查机关抓获被告人曾炳某,具有立功表现,可予以从轻处罚;故辩护人此节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对被告人刘春某黄某曾炳某实施指控的第2起贩卖1000克甲基苯丙胺存在退货情况。被告人刘春某辩护人章文莲律师关于量刑情节 部分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判决被告人刘春某无期徒刑,被告人黄某无期徒刑,被告人曾炳某有期徒刑十五年,被告人尤金某有期徒刑十五年。
【律师说法】章文莲律师代理本起案件花费大量精力集中追究被告人刘春某重大立功的问题,章文莲律师认为在被告人刘春某案件中,鉴于其本人对所有罪行供认不讳,但历经多次会见终于从侧面了解到刘春某可能具有重大立功,而对毒品实际掌握数量已经达到死刑标准的刘春某,如果重大立功确实成功那么即将有可能挽救她的生命。然后功夫不负有心人,莆田市人民检察院将案件移交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时,章文莲律师第一时间向经办法官递交了《调查取证》申请书,历经第一次庭审后,经办法官同意章律师申请,遂在第一次庭审后向侦查机关发函调取刘春某是否立功?侦查机关补充向莆田市人民检察院提交立功材料的证据及《证明》,该证据历经第二次开庭质证,公诉机关对刘春某具有立功行为表示认可,最终刘春某因章文律师的专业辩护获得生命的重生。

相关文章